访中华门外西街人文踪迹

时间:2019-01-07 19:04来源:南京城墙网 作者:管理员
说起中华门外已经拆迁的西街,很多人的印象是位于城乡接合部的棚户区,自古就是贩夫走卒集聚里巷,不登大雅之堂的市井文化根深蒂固,其实西街是个有着灿烂历史人文的片区。西街是南京的根,2500年的南京城市史就发端于西街越城。这里还有六朝南学,宋代南涧楼,明代来宾楼、来宾桥。作为老街,西街有着至少千年历史。
“西街”街名宋代已有
19世纪中期英人绘画,左上位置对应如今西街地区
    1984年颁发的《江苏省南京市地名录》载:“西街,位于中华门外长干桥西南,东起雨花路,西至南珍珠巷。明朝建,因地处中华门之西,故名。”其实西街历史远早于明朝,早于中华门。南宋《景定建康志》记载:“西口市在城南长干桥下,今西街口是。”宋代西街商业十分发达,除了西口市,西街还有小口市。《南畿志》记载:“小口市在聚宝门外,来宾桥西。一名小市口。”小市口位于西街与安德街交汇点,1996年,中山南路南段拓建后消失。
1928年南京地图西街周边局部
    明代西街的西端并不在拆迁前的南珍珠巷(木材公司东南门)而是驯象门,故西街在明代名驯象街。因为街旁有来宾楼,亦名来宾街,西口市也称来宾街市。民国时西街东起雨花路,西抵赛虹桥,沿途有越城故址、来宾桥、清真寺、五显庙、霸王桥、师范学校、元觉寺、经厂寺、南岳行宫。1955年以后,随着俗称新马路的集合村路的辟建,南珍珠巷以西的路段渐被集合村粮食仓库、煤建公司、木材公司占据。西街长度大幅缩水,但剩下的却是西街真正的街市部分,也就是民国老地图所标示的菜市口、西街、小市口西三段。2003年前后,随着“水榭华庭”的建设,西街东口往南改道。2013年,西街拆迁。
春秋时范蠡长干里筑越城
范蠡像。
    据史书记载,周元王4年,范蠡佐越灭吴,欲图中原,立城于长干里,以强威势。城周二里八十步,相当于现在的942米。
越城虽小,却居金陵门户,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。西汉时吴王刘濞反对景帝削夺王国封地,发动七国之乱,失败后就曾退据越城。齐末梁武帝萧衍乘乱兴兵东下,兵至新林(今西善桥),先遣王茂占据越城。隋平江南,越城始废。宋朝时称为越台。文天祥曾登临越台,并有诗咏:“登临我向乱离来,落落千年一越台。万事暗随流水去,潮声空逐暮天回。烟横古道人行少,月堕荒城鬼哭哀。莫作楚囚愁绝看,旧家歌舞此衔杯。”
《明洪武图志》中聚宝门外来宾楼、重译楼位置
    据说越城上的砖土可以绝蚁,遂被百民取之殆尽,明朝以后越台仅剩一亩余。
越城遗址在哪里?宋元地方志均载明在今雨花路西、西街入口南侧、南玉带河东,说明今西街入口处之高地实为越城之遗迹。
元代将原宋代建康府社稷坛从城西迁移到越城后重建。新的社稷坛占地十亩余,设有“社稷、风雷、雨师坛及官厅廨宇”。
王安石访古“南涧”留诗章
清版画中的长干里越城遗址(左下)
    窑湾街与芦席巷之间有座古桥涧子桥。桥名得自桥下发源于邓府山的南玉带河,古名南涧、死马涧、落马涧、跃马涧。来宾桥、玉带桥、五贵桥(善世桥)横跨其上。
南朝宋文帝元嘉三十年,太子刘劭弑杀宋文帝刘义隆自立。文帝第三子、武陵王刘骏兴兵讨伐,两方于新亭会战。刘劭亲自登上朱雀门督战,重赏士兵,故刘劭一方开始占据了上风。但刘骏军队抓住刘劭军队暂停进攻的机会予以有力反击。刘劭军队顿时兵败如山倒,纷纷向朱雀门方向溃退,人马争渡南涧,一时纷坠涧中。南涧遂又有了带马字的几个名称。王安石在《南涧》诗中咏道:“小涧何年跃马蹄,白沙翠竹净无泥。石桥流水行人过,野渡斜阳倦鸟归。”这首诗后被刻成诗碑,立于涧边。清人有诗云:“南涧桥边涧水长,难将往事问斜阳。残碑剩有荆公句,曾去摩挲读旧章。”王安石还写有《南涧楼》《再题南涧楼》诗。
(责任编辑:管理员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